黔江| 嫩江| 惠来| 新干| 康乐| 正宁| 康定| 阜新市| 安陆| 曲麻莱| 汝州| 峡江| 泰顺| 和平| 鹰手营子矿区| 平潭| 朗县| 澎湖| 庆安| 枞阳| 横峰| 德惠| 方山| 翁源| 墨脱| 丰镇| 鄢陵| 相城| 咸阳| 成县| 从化| 鹤峰| 封丘| 忠县| 加格达奇| 济阳| 孙吴| 黄岛| 藤县| 五通桥| 北流| 瓮安| 石柱| 海城| 克拉玛依| 进贤| 双峰| 大姚| 右玉| 青白江| 库车| 藁城| 台北县| 柏乡| 佳县| 宁城| 庆云| 新城子| 洛阳| 砀山| 兴山| 仁化| 周村| 宁陕| 珊瑚岛| 全州| 千阳| 利津| 黎城| 昆山| 中宁| 花垣| 舒兰| 亚东| 苍山| 巴马| 义马| 台中县| 古交| 蒲县| 茶陵| 兰考| 上饶县| 北流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阳曲| 长岛| 松江| 齐河| 繁峙| 泰州| 黄冈| 兖州| 潮州| 索县| 银川| 和龙| 满洲里| 辽源| 建平| 资阳| 鹰潭| 开县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碌曲| 渭南| 岳阳市| 昂昂溪| 崇仁| 石龙| 和硕| 高港| 永修| 广德| 门头沟| 盘山| 苏尼特左旗| 赞皇| 舞钢| 永丰| 莱州| 蒲江| 蔡甸| 桑日| 安达| 怀化| 田东| 乌拉特中旗| 长寿| 印台| 融水| 滦县| 婺源| 贡山| 廊坊| 杨凌| 颍上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犍为| 茂县| 富平| 新兴| 农安| 二道江| 华阴| 监利| 炉霍| 剑阁| 岚山| 富顺| 万全| 瓮安| 行唐| 唐山| 章丘| 科尔沁右翼前旗| 崇礼| 灯塔| 崇阳| 镇沅| 鹰潭| 应县| 南靖| 和政| 顺义| 拉萨| 石屏| 保定| 乐安| 库尔勒| 杜集| 庄浪| 白朗| 盐都| 大名| 绵竹| 山阳| 铜川| 乐陵| 灵川| 江山| 城步| 融水| 来宾| 围场| 克拉玛依| 藁城| 广昌| 都昌| 黄山区| 托克托| 垦利| 抚松| 阿荣旗| 电白| 霞浦| 建瓯| 青铜峡| 喀喇沁左翼| 千阳| 密云| 木里| 泾川| 番禺| 嘉黎| 桑日| 贵德| 庆云| 珠穆朗玛峰| 杭锦旗| 南川| 南部| 林芝县| 罗源| 枞阳| 宝山| 闽清| 阿图什| 武定| 武穴| 魏县| 阳信| 平房| 临颍| 白银| 石龙| 峨眉山| 道孚| 康定| 祁东| 响水| 温宿| 台前| 铜山| 深圳| 江津| 安泽| 石首| 召陵| 东丽| 迁西| 双城| 六合| 临汾| 浮山| 阳西| 陕西| 汾西| 清徐| 沈丘| 芦山| 济阳| 丰镇| 淄川| 彰武| 靖江| 叶县| 浦城| 郴州| 崇阳| 资兴| 英德| 让胡路| 巨鹿|
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拾荒者

2018-02-25 09:02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(0)
标签:奥本山 神头镇

核心提示:也不让郝立下乡看他,说怕影响郝立工作,就十天半月地来看郝立一次。我是父亲的骄傲,也是父亲永远的牵挂啊!晚上,郝立没有赴侯总的约,而是约会了女朋友。女朋友不想就此失去大有前途的郝立,约定等郝立三年,也从三居室降为两居室。

火热七月。郝立从顺风工程公司工地回到办公室,空调还没吹干身上汗水,顺风工程公司侯总就打来电话。侯总说,“郝工,晚上我请你喝茶,能赏个脸吗?”

看来,侯总对工程质量问题心知肚明。郝立沉吟片刻说,“侯总,那就有请你破费了。”

郝立是政府重点工程验收组成员,他负责现场跟踪检测,所采集的质量数据对整个工程验收与评估至关重要。所以,时有向他求情的人。之前,郝立都斩钉截铁地拒绝了。

可是不久前,郝立谈了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朋友,当他与其谈婚论嫁时,女朋友却要求他必须有三居室的房本。而在这个城市买一套三居室,首付加装修最少也得五六十万。而郝立才工作两年,没什么积蓄,这个数字对于他来说,无异于天文数字。

郝立不想失去这么漂亮的女朋友,便决定拿原则做交易,正好侯总要给他这个机会。

挂了电话,郝立却紧张起来,甚至感到胸闷气短。原来,迈出这一步并非心安理得。

郝立打开临街的窗户,想透透空气,一股热浪却扑面而来。随之,烈日下一个拾荒者吸引了郝立的目光,那背影很像他的父亲,他的心不由一颤。

郝立来自乡下,母亲死得早,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。为供郝立读书,父亲先是长年累月给城里人的新房背沙子、水泥、地板砖等装修材料,每天都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负重攀爬,以致腿和腰都累出了伤。父亲不能负重后,就在城里起早贪黑地拾荒,继续供郝立读书。为了郝立,父亲吃尽了苦。所以郝立工作后,就不让父亲再拾荒,要父亲同住,伺候父亲安度晚年。父亲答应不拾荒,却不愿与郝立同住,说乡下空气好,物价也便宜,就回了乡下。也不让郝立下乡看他,说怕影响郝立工作,就十天半月地来看郝立一次。每次见郝立,都说他在乡下生活很好,要郝立不要牵挂。

父亲怎么又拾荒了呢?我得打电话问问是不是父亲。郝立立刻拨通父亲的手机说,“爸,你在做什么?”父亲说,“我在河边钓鱼呢,你有事吗?”郝立说,“爸,我看见街道上一个拾荒的人很像你。”父亲说,“像——我?你在哪儿看见的?”郝立说,“我在办公室窗口望见的。”父亲说,“你的办公室在六楼,与街道又隔着一条大马路,哪能看清人。”郝立说,“爸,确实很像你。”父亲说,“你肯定看走眼了。没其他事我挂机了,又有鱼上钩。”

这通电话一点也没有打消郝立的疑惑。我得见面证实一下,拾荒者不会走得太远,应该能找得到,郝立骑上自行车就向大街上追去。这是一条正在拆迁的老街,郝立在街尾追上了拾荒者。拾荒者正吃力地用锤子夯一截包裹在楼板里的废钢筋。郝立走近一看,果然是父亲。原来父亲根本没回乡下,这两年一直租住在城中村里。

郝立说,“爸,你何苦要遭这份罪呢。”父亲说,“人都会养成习惯。我的习惯就是不能闲着,一闲着就浑身不自在,像犯了大烟瘾似的,总想找点力所能及的事儿做。你不让我做事儿,我会闲出病的。”郝立说,“爸,没那么邪乎,你这就跟我回家去。”父亲说,“邪乎得很。你一定看过报道,有个贪官,穿旧衣,吃剩饭,骑自行车,却贪污受贿几个亿,钱堆在家里都发霉了,你说他要这么多钱有啥用,这分明就是贪习惯收不了手了。”郝立说,“爸,你这都哪跟哪儿呀,尽瞎扯。”父亲说,“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人还是吃点苦好,自食其力,踏实,太平。郝立,你也是手中有权的人,可不能因为现在手头紧乱伸手。不然,你那窗口会天天令我失望的,我这大半辈子的苦也就白吃了!”

郝立听了父亲的话,瞬间石化了一样。父亲出现在窗外,并非偶然,父亲每天出门拾荒,都要先来看看郝立办公的窗口,才会欣慰与心安地去拾荒。我是父亲的骄傲,也是父亲永远的牵挂啊!郝立顿然醒悟。

晚上,郝立没有赴侯总的约,而是约会了女朋友。他向女朋友摊牌,近期拿不到三居室房本,是合是散悉听尊便。女朋友不想就此失去大有前途的郝立,约定等郝立三年,也从三居室降为两居室。

Tags:郝立 父亲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?
彭杜村乡 淮东立交桥 曲阜道 田仙峪村 张果屯乡
大曹镇 宏道镇 龙潭大 芍药居居委会 鲜鱼塘村